返回

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545.幸运游轮 少他妈再到处惹事了! 第(1/5)分页
    第五百四十五章

    作别公会中的其他成员之后,温简言走入电梯。www.cuier.me

    侍应生礼貌询问:“尊敬的贵客,您准备去第几层?”

    还是那套老说辞,连一个字都没改变。

    温简言:“负七层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侍者抬手按下按钮。

    下一秒,生锈的电梯门缓缓合拢,伴随着铰链转动的声音,电梯开始缓缓向上升去。

    陈旧面板上,数字缓缓跳动,从负八升到了负七。

    只听“叮”的一声,电梯停下了。

    “负七层到了,请您小心脚下。”侍者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温简言迈步走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出现在眼前的,是熟悉的血红色大厅,厚重的地毯铺陈于地面,令人有种好像一踩下去就能渗出鲜血的错觉,两边的墙壁上挂着巨大的肖像画。

    温简言步伐一顿,目光不由得落在那些肖像画上——和上次来时一样,这些肖像画的上半截依旧隐没于黑暗之中,真实面目无从探究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回想起上次到来时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金色眼眸的男人站在画像前,他面无表情,眼底似乎闪烁着异常幽暗的神采。

    他当时究竟看到了什么?没人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或许就连巫烛本人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在温简言准备收回视线的瞬间门,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忽而一怔。

    他扭过头,再一次看向墙上的肖像画。

    等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记错的话……【兴旺酒店】副本之中也有类似的油画?

    在那条通向死亡之地的道路上,有一家裱画店。

    裱画店中,有一条挂满油画的走廊。

    而在那条走廊的深处,藏着一片巫烛的碎片。

    它们有着猩红的画框,而每一张画内的肖像都同样面目模糊。

   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无论是否有光源,人物的面孔之上都被黑暗覆盖,像是从概念上“无法被观测”。

    会是同一种东西吗?

    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,那画中画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——是【昌盛大厦】被囚禁着的“鬼”,还是【兴旺酒店】被保护的“人”?

    忽然,背后传来一声轻咳,将温简言从自己的思绪之中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扭过头,向着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是费加洛。

    他向来穿着体面,今天居然又换了一身礼服。

    他手里拿着一柄漆黑的手杖,浅蓝的方帕从口袋里露出一角,成为整身上下唯一的亮色。

    费加洛抬手碰了碰帽檐,一双狐狸般的细长双眼微眯着,微笑道:

    “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温简言看了他一眼,点点头:“……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抛去赢来的12亿不谈,和费加洛的“合作”也算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这家伙有多值得信任——恰恰相反,费加洛的本质乖戾,就像是他本人给自己起的代号一样,戏剧化且变幻莫测——作为一个完全被利益驱动的雇佣兵,费加洛并没有任何“一人不事二主”的道德准则,也就是说,他只会暂时身处某一方,并且随时可能在下一秒叛变。

    更何况,神谕的死亡悬赏并未消失,费加洛仍随时可能再次设套杀他。

    但是,昨天晚上的那场赌局,令温简言在对方变幻莫测的立场之下,窥见了令人惊讶的核心一隅。

    那就是:

    费加洛居然出乎意料的有职业道德。

    虽然费加洛在受雇于温简言时向他隐瞒了信息,但此举也是建立在“不收钱”的基础之上的。

    为了完成委托,他甚至会冒着极大的风险出老千。

    不过,不得不说,费加洛在这点上拿捏的也同样非常到位——正因为他和温简言并未事先排演,所以才成功降低了对面荷官的警戒心,所以,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温简言身上时,费加洛才能找到做手脚的时机。

    也正是由于这种雇佣兵的职业道德,所以费加洛的生意才会比橘子糖好的多。

    虽然橘子糖的实力更强,手腕更狠,但她未免太过随心所欲,心情不好甚至能反过来杀掉自己的雇主。

    不过,费加洛的出千之举也是双刃剑。

    他虽然成功导致了副本进展加速,但同样的,这也让温简言成功捉住了他的小辫子。

    【出千被捉的代价恐怖,无人能够承担。】

    费加洛之前之所以那么着急的想要逃离二楼,很大原因也是为了自保。

    可温简言却在他成功逃离前堵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可以说,温简言的威胁,正好死死踩在了他的痛点之上。无论时机还是地点,都把握的不能更精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