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564.幸运游轮 欲购从速,价高者得…… 第(1/4)分页
    温简言脸上的表情纹丝未动:“所以是行还是不行?”

    “行。www.cuimei.me您可是顾客。”费加洛露出完美的微笑,刚刚的失望早已转瞬即逝,他向着温简言鞠了一躬,“我当然愿为您效劳。”

    “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费加洛转过身,向着大厅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拍卖会举行的时候,负七层内空无一人,冷冷清清,熟悉的牌子立于在台前,上面是今天晚上拍卖会的竞品清单。

    温简言跟在费加洛身后向内走去,头顶的灯光渐暗,那挂满画像的大厅被渐渐甩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费加洛停下脚步,在他的面前,是一道窄窄的、仅供一人通行的暗红色拱形门厅——温简言敢肯定自己没在之前见到过它——但它此刻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好像是从一开始就在这里一样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费加洛侧过身,微弱的灯光下,面容被覆盖上了一层暗红色阴影。

    温简言不动声色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他越过费加洛身侧,率先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对自己坦然露出后背的青年,费加洛唇边的微笑不变,他转过身,紧跟上了温简言,身形很快隐没入门厅下的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在穿过了一条长长的、漆黑的通道之后,一个小小的深红色房间出现在了温简言的面前,地毯上覆盖着厚厚的绒毯,墙壁上也挂着厚厚的帘子,整个房间里没有一扇窗子,只有两扇相对着的门,一扇冲外——温简言就是从这扇门走进来的,一扇冲里,冲里的那扇门紧闭着,房间里的空气密闭不流通,令人莫名有些昏沉。

    “请坐。”费加洛在一张椅子上坐下,“卡尔贝尔应该很快就到。”

    温简言在他的对面坐下:“跟我说说这里面的流程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费加洛:“很简单,等卡尔贝尔到达这里之后,您拿出您要拍卖的道具给他进行估价——在这个过程中我建议您不要发表什么反对意见,卡尔贝尔在艺术鉴赏品味这方面有点敏感——估价结束之后,他会对您带来的道具进行稀有度分级,并且根据不同的级别为您提供报价。

    如果您运气好的话,道具的价格会和拍卖会按比例分成,当然,如果运气不好的话,就只会有买断的底价。”

    他靠在暗红色的沙发上,好整以暇地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温简言,面带微笑:

    “不过,无论最后结果是什么,作为介绍人,我都会抽取百分之十五的分成——鉴于您是我的顾客,我愿意降低到百分之十。”

    空荡荡的房间里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交谈着。

    费加洛端起一旁的茶壶,倒了一杯茶出来,温热的深赭色液体汩汩落入杯中,费加洛端起杯子抿了一口,露出享受的神情:

    “啊……卡尔贝尔这里的红茶是我喝过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温简言,问到:

    “你要来点吗?”

    温简言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他端起费加洛送到自己面前的杯子,浅尝一口。

    确实是很好的茶叶,比上次在费加洛包厢内喝过的还要好。入口清香甘醇,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但是,伴随着温热的茶水入肚,一股怪异的眩晕感袭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温简言蹙起眉头,抬手按住自己的额角,只觉得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而在这颠倒混乱的视野里,唯有对方那狐狸般的笑脸分毫未变。

    下一秒,无边无际的黑影涌来,侵占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意志力溃散了。

    青年的身体软了下来,视线歪斜,额头“咚”地一声砸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对面,费加洛有条不紊地抿着茶水,一双细长的眼睛微眯着,似乎对此景象十分享受一般。

    这时,只听“嘎吱”一声,冲里的拱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卡尔贝尔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和往常一样,西装笔挺,面色阴冷苍白。www.feiwu.me

    “早上好,卡尔。”

    费加洛熟练地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略略让开身子,将背后昏迷不醒的温简言暴露在卡尔贝尔的视线之中,眼神狡诈,笑容热切:

    “——您不会相信我这次带来了什么好货色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晕。

    非常晕。

    温简言的喉咙里挤出沙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的意识正在一点点地回笼,伴随着对四肢的控制权渐渐收回,强烈的、无从抵挡的眩晕感再次袭来,他觉得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,脑后好像被狠狠敲了一闷棍,然后又塞到了滚筒洗衣机里转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他艰难地撑起沉重的像灌了铅似得眼皮,眼球迟缓地转动着,足足过了十几秒,眼前的混沌才终于一点点散去了。

    温简言向四周环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