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剑卒过河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762章 送别【感谢鲵桓流水的支持】 第(1/2)分页
    强状魂灵看着前方远远的奈何桥,叹了口气,

    “多少年没喝这汤了?都记不清楚了!小乙,你确定你找的这婆子手艺还好?”

    娄小乙打包票,“当然!我的原则始终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!她做了一辈子,不会有错的!”

    强壮灵魂眼中含笑,“关键是红辣油,最后再放点芥菜末,炒黄豆……这就是我向往的生活!”

    娄小乙点头表示理解!

    两人在默契中拉着家常,却对那些修真风云绝口不提,什么新纪元,什么新大道,什么剑脉,什么仙界,当然,更不会提那个将臣到底怎么回事了……仿佛都和他们无关似的!

    在这里,只有两个对平凡生活充满无穷幻想的普通人!

    回归生活的本质,在绕了一大圈后,还能找到自己本心的,并不多!

    强壮魂灵没有任何交代!他早就交出了自己那一棒,之后的一切再于他无关!

    宇宙各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一纪元!

    娄小乙也没提出任何帮忙的意思,哪怕他能做到!因为他知道,什么都不做才是对这位老祖最大的尊重!

    踏上桥头,没有告别,没有犹豫,没有珍重……娄小乙就站在桥头,看魂灵飘了上去,嘴里还喋喋不休,

    “兀那婆子,为何没有蘸料?”

    孟婆把眼一鼓,“爱吃吃,不吃滚!喝碗汤那么多的屁事,了不起啊!”

    强壮灵魂哈哈大笑,回过头道:“是真厨子!”

    一碗饮尽,连骨带肉,继续向前,头也不回!

    娄小乙微笑注视,他送走了轩辕的过去,却也不知剑脉的未来在哪里?

    有什么关系呢?剑脉的未来不该由他来定,而是应该由新纪元的千千万万剑修来定!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纪元!

    人生就是这样,跑好自己的一棒,然后,交給后来人!

    一晃身,消失在地府中,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莫愁路,这里,曾经是天狐一族的聚集地,但天象早已不在,天狐们也杳然无踪。

    曾经的幻梦境也荡然无存,但是,在娄小乙现在的感知下,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瞒得过他!

    这里,就是安然魂灵最后失踪的地方!

    微微一笑,意识悄然潜入……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陌生,但又很熟悉的世界!

    说陌生,是因为他好像这辈子从来也没在这样的世界中生活过;说熟悉,那是因为他有一段记忆就在这个世界,伴随他成长!

    实事求是的说,也决定了他最主要的世界观!

    这就是他记忆中的那个末法高科技时代吧?

    宽阔的街道上车水马龙,高楼大厦鳞次栉比,人来人往行色匆匆,就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蜂巢中无数勤勤恳恳的工蜂……

    他的视线总是一晃一晃的,因为他现在被人背在背上!

    他寄身在一把剑中,能够感觉到周围的一切,却出不去!

    因为他的身体不属于这里!哪怕意识能够存在!但如果他强行出去的话,恐怕就只有一个魂飞魄散的结果!

    这是一把奇形怪状的剑,但对他来说好像也不陌生?就好像婴儿回到了母胎中,舒服得就想困一觉!

    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睡!他就这一次机会,睡过去了,就只能继续他波澜壮阔的大道之路,再也回不到这里了!

    他被精心的包在一个剑袋里,斜背于肩,所以好像也看不到到底是个什么人在背着自己?但有一点,他很清楚的知道,自己和这个人之间无法割舍的那种感觉!

    不是主仆,而是朋友!

    它是他的剑,他是它的眼!互相依靠几十年!

    夏日炎炎,他能感觉到从坚硬的地面上反射上来的灼灼热浪,这里什么都好,但大自然的存在被压缩到了极致,他有点不喜欢!

    街上的人都穿得很清凉,尤其是姑娘们。白花花的一大片,晃得人眼晕!

    他看得很过瘾,因为背他的人和他的心思一样,好像也不看路,一双賊眼就只顾往姑娘们的大-腿上瞄,娄小乙都担心这家伙别走着走着再撞到电线杆上!

    心中鄙视,你说你都三十多奔四十的人了,怎么还这么不着调?

    背他的人叫魏国光,他记起来了!

    一个人到中年仍然一事无成,孤家寡人的失败者!

    失败不可怕,可怕的是还装牛-赑,认为自己都是对的,别人都是错的!

    当他回来这把剑身上时,所有的记忆都变得清晰起来,是触景生情?还是睹物思人?他也不知道!

    反正,他好像就是这个失败中年人生命中唯一的寄托,一把重剑中的灵魂!但他却搞不清楚为什么在这个末法时代,一把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比赛用剑怎么会产生像他这样的……剑灵?

    还有很多的疑惑,比如,这所有的一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