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偏执大佬每天都在求复婚「ABO」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章 “痛吗?” 第(1/2)分页
    漆黑的夜里,别墅外淅淅沥沥下着雨。沈忻头上冒着冷汗,脆弱的那处正遭受酷刑。

    陆非寒寡言少语,就连做这种事情也不出声。

    沈忻隐忍着,偏过头,躲过了他的唇瓣。

    陆非寒眼睛眯了一下,他耐心有限,看着沈忻冷白的侧脸,手捏着掰正了。

    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他对这个仇人的儿子生出别样的情感。

    明明应该狠狠折磨他才是的。

    可是,变数太多了。

    他抚着他苍白面容,眼神有点阴郁,带着病态的疯狂以及占有欲。

    “你…唔…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沈忻抗拒这个恶魔,过去的一个多月他被关在储物室,逼他吃最讨厌的海草,晚上睡地板。

    后来他胃痛得痉挛满地打滚,医生检查说是营养不良,他才把他接出来锁进他房间里。

    沈忻后背已经淌了一身冷汗,不知道他这次又用什么花样折磨自己。

    他俯在他上方,遮住灯光,投下一片阴影,身体完全被他覆盖,冰冷气息侵占着他五感。

    沈忻面上强装着镇定,眼神哀求:“陆非寒,要怎样,才能放过我?”

    陆非寒拖着他下巴,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我的玩物,放过你?怎么可能呢。”

    沈忻仰着下巴,身体往后退了些,企图离他远点。

    陆非寒看着他徒劳的动作只笑笑,阶下囚,又能躲哪里去呢。

    他把食指抵在他唇边:“嘘!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想想沈栋,他可在医院里呢。”

    沈父是沈忻的软肋,陆非寒屡试不爽,果然,他不闪躲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轻轻撩开沈忻额前碎发,上面有伤口,和白净的脸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那是中午起争执时不小心撞到了床头,虽没流血,但却红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摸上他淤青处,手指轻动着,他故意使力,沈忻“嘶”了一声,表情有了些许变化。

    陆非寒凉凉出声:“再有下次,你这张脸就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陆非寒第一次,对着他说这么多话,陆非寒更加用力按住那淤青,沈忻直接低呼出声。

    那是真的痛。

    沈忻咬紧牙,眼前人喜怒无常,他不敢有任何举动。

    陆非寒身体用力沉了下去,嗓音变得更冷了:“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他手卡着他下巴,低头亲吻他唇,沈忻动弹不得,只生生受着,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呻吟。

    陆非寒很用力,沈忻觉得他要把自己嘴唇啃咬下来,直到他胸膛起伏,呼吸不顺,他才松开。

    他冷嘲:“这么多次了都学不会讨好,沈家教会你什么?”

    沈忻迷茫看着他,眼角通红,眸里水光潋滟,在陆非寒眼里,变成了赤裸裸的勾引。

    他没有犹豫,想要便要了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衣服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陆非寒最讨厌他清冷无波的眼神,明明被自己折磨摧残却不求饶,所以在情事上对他格外狠。

    身下这个人,一个月前还是痴恋的喊他非寒哥哥,眼里全是爱意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对一切都漠视态度,尤其是他。

    沈忻被他撞得灵魂四散,终于忍不住出口求他:“陆非寒,你...停下...好痛啊!”

    钝刀剜过似的,他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陆非寒望向他的眼神变得炽热。

    “沈忻,你喜欢的不是吗?”

    他抓住他肩膀,用力按住,这么一禁锢沈忻半点力气都使不上,挣扎都是徒劳,反而给他平添了几分乐趣,他立即不动了。

    陆非寒很满意,“明天送你去riss学习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忻满眼惊恐,奋力挣扎着。

    “不…不要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那个地方,那是供一些有特别嗜好的变态玩乐的场所,里面有专门的人调教卖进去或者自愿卖/身的男女。

    陆非寒冷嗤:“由不得你!”

    沈忻后背绷直,觉得好像毒蛇在他耳旁吐着蛇信子。

    他打量着沈忻,他身体清瘦白皙,腰肢一只手都可揽过,陆非寒眼神又暗了几分,抬眼再看时闪着幽芒。

    他脱掉自己的上衣,双手撑在他身侧,亲吻着沈忻,所到之处都泛起鸡皮。

    他身上散发着强大的压迫型信息素,沈忻这个娇O根本遭不住。

    一股恶心感涌上喉咙,他干呕了几声,却什么都吐不出来,只有酸水在胃里阵阵翻涌。

    中午他打翻了饭菜,陆非寒听手下汇报说是他又耍脾气,他让人再端了饭进来强逼他,沈忻依旧不吃,他一怒之下让人撤了,水都没给他喝一口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忘了他没吃饭这回事。

    陆非寒正沉浸在他的乖巧配合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