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恃靓行凶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3章 第 73 章 第(1/2)分页
    “这话可不能这么说,小郎!

    先是封侯后给地,后派玄甲兵给当家丁用,这可是王爷都不曾有过的待遇。

    别说朝廷待我李家不薄,就算是他李二有什么做得不到处的地方,我们就不应该担着些么?

    这事得怎么办,总不能前面高调出谋略,后面无法实施吧。”

    他望了望李文,正气凛然地说着。

    虽然场面尴尬,可李世民就是李世民,那是不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一挥手,几句话,便将场面挽回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也帮言道:“侯爷,老爷子说得对,你得想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李文哈哈大笑起来,捎了众人一眼,爽朗地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太看得起我这个没有实权的侯爷了?想个毛线办法!我说的他听么?”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李世民双眉紧皱,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更是摸不着头脑,捋着胡须摇着头,慎重地说:

    “侯爷,话可不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皇上对侯爷的建言,那可是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眼下没有给侯爷官职,那也不过是皇上爱护侯爷罢了。

    老臣曾进言,让侯爷先中了进士再封职务,以便于服众。

    若是侯爷有看法,那孙某在此给侯爷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把责任一肩挑起,起身便给李文行礼赔罪。

    李文却是异常郁闷,这般人咋就这么蠢呢?

    他们怎么会以为老子要官呢。

    这要怎么解释他们才能打消心中的疑义呢?

    让这班人误会,那可是事关身家性命的大事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见李文不说话,便把眼光投向魏征。

    魏征并不清楚前面发生了啥事,这又能说啥,只好装没看到。

    李世民清楚,这房玄龄是扮个管家,开口必然会被怼个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把眼光投向魏征。

    魏征摸着下巴,几次欲言又止,最终一咬牙,站了起来,朝李文拱手道:

    “小侯爷之名,如雷贯耳,想来都是为国为民之事。

    若是有什么要求,可以跟下官说说。

    魏征虽然不才,但必向皇上直谏。”

    魏征之名,李文当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对待忠臣,他本也敬佩。

    所以,起来还礼道:

    “魏大人有所不知,此事说来话长。”

    对魏征如此礼遇,这可为在场的人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王宁甚至是偏着脑袋,目不转睛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李世民更是吃惊,这小王八糕子,连老子和皇后的小名,他想叫就叫。

    咋就对魏征如此客气呢?

    “请小侯爷说说,下官愿与孙先生一起,为侯爷效牵马之力。”

    魏征笑望着李文,缓缓说来,那态度极为诚恳。

    可是在李文听来,这老小子就是老狐狸转世。

    每一句话都是跨着门槛说的,那可真是把进退之路留足了。

    见他此时把孙先生抬出来了,便感到不靠谱,所以含笑而坐,并不鸟他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见状,只好站了起来,拱手道:

    “小侯爷,有什么妙计,你且只管说出来。

    有谋略是侯爷少年英雄,做不到是老孙无能。

    侯爷又何必深藏其言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李文哈哈大笑起来,朝着长孙无忌一挥手说道:

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,他李二有多少能奈,决定了有多少改变。

    眼下看来,李二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多说又有何益?

    更何况,伴君如伴虎的道理,想来二位大人不会不明白。

    我这要是说得太多了,那些与世俗不符的意见,有些甚至惊俗骇世的言语。

    二位回去一进言,哈哈……

    李二基本上是做不到的不说。

    说不定还恼怒成羞,你我可不是哪吒,有几个脑袋供他砍的?”

    李世民皱眉问道:“有那么怕死么?”

    “生命只有一次,除了疯子,没人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李文白了李世民一眼,像看火星人一样的望着李世民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又说道:

    “君君臣臣的社会里,制度决定了当皇帝的是孤家寡人,注定了他要孤老终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像触电似的,瘫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李文这一句话,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那根神经。

    将他的灵魂剖解开来,那样的干脆,那样的利索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对面的这小郎,身影顿时高大起来。

    他非常清楚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