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恃靓行凶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66章 第 66 章 第(1/2)分页
    公主本也有些本事,加上胯下又是大宛良驹,这含怒一提缰。

    那马一声长嘶,竟跃过鹿角。

    她也不等立稳马,便急挥手中长鞭。

    “噼里叭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哟!哎哟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的鞭响之后,便是哀鸣之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姜通见状大惊,欲回马再战公主,却被她的侍卫团团围住,脱不得身!

    这边正杀得难分难解之时,有庄丁报与李文。

    二女一听,暗叫一声“惨了”。

    相互一对眼,确认过眼神,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更不等李文发话,各自回房取了披挂,拿了武器,在前院驻马相候。

    可是等了好一会儿,不见李文踪影,只有小七牵着“飞黄”在那等着。

    王宁眉头一蹙,着急地说道:“姐姐去催催爷,我打头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长孙雪笑道:“对方是谁不好确认,妹妹休要心急,不可造次,在此静候就是。”

    王宁不解,抬头向长孙雪望去,见她一身半甲,优哉游哉地擦着她的剑。

    李文听说是公主来了,还这般嚣张,便有心要煞煞她的锐气。

    王宁担心事情闹大,飞身进厅,去催促李文。

    这一进门却傻眼了,李文哪有出门的意思?

    他在那品着茶,一副陶醉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冲了过去,一跺脚道:“这都杀上门来了,你干嘛呢。”

    “嫂夫人何必着急,这天又塌不下来。

    我要是你,就陪着我家哥哥喝上一杯。

    一来显得来得雅致,这二来嘛,说不定我哥努力点,来年就真的有个胖娃娃!”

    阿飞在房梁上坐着,拿着一个瓦坛朝嘴里灌着,一只脚在那里不停地晃着。

    王宁又是一跺脚,望着阿飞翻着白眼,低喝道:

    “找抽!没大没小的,拿嫂子开玩笑!

    怎么做兄弟的,不去御敌于村外,却在这灌牛尿儿。

    这般没担当,难怪找不到媳妇儿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

    好厉害的小嘴巴,可是本少不吃这一套。

    你还是留着晚上对付我哥哥去。

    哥哥,差不多是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阿飞发出一阵长笑,说罢将手一伸,一条白丝绸袭飞向门厅前的横梁上。

    李文放下茶杯道了声“嗯”,人已飘向门厅。

    空中也是玄光一闪,阿飞稳稳地落在李文身后。

    这让王宁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那一次!

    这小子不是不能打么?

    这身法,可不比自己差,硬要打起来,只怕强很多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若是说他只为了抱抱自己,可是事实证明,他还真是传说中的那个柳下惠。

    王宁是真想不通,她已经傻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直到听到外面马在嘶鸣,她才飞奔出去。

    公主吆喝声不断,在那打得正起劲。

    突然听到两边都有马蹄声传来,使他不禁皱眉。

    紧接着便听到二娘大声叫道:“公主快撤,我这有要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就算你有天大的事,她也不敢停手。

    万一自己停了,对方没停,那不就要横尸当场?

    二娘连叫数声,见没得反应。

    只好策马奔来。

    李文带着众人也赶到,怒吼一声道:

    “大胆贼子,擅闯宁轩村者杀无赦!”

    可是你声音再大,同样没人鸟。

    李文掏出玉佩来,大吼道:

    “来人先停手,丢下武器滚下马,我数到三,不听劝者,杀!”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“二,准备!”

    “三,放箭!”

    李文这三字一出,可吓坏了姜通,他大喝道:“这女的射不得!”

    “嗖!嗖嗖!嗖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弓弩一起,一支支箭矢,划破长空,在一声声“哎哟”的叫声里,结束了战斗。

    二娘策马赶到,一切都晚了!

    公主带来的人,悉数中箭,一个个的像是泄了气的皮球。

    不是伏在马上,就是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地上已经有三匹马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公主披头散发,蹲在路边头,胯下之马早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手臂上虽然是没箭,可是她却用另一只手紧紧抱着,鲜血去不停地从她的手中滴下来。

    二娘愣逼了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李文收了玉佩,下令道:“打扫战场,将来犯之敌悉数绑了,送大理寺发落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