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恃靓行凶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68章 第 68 章 第(1/2)分页
    “长孙雪姐姐,那是商部的房二娘,房相爷家的千金大小姐。你还是去把她的绳子解了吧,你们这一下,把皇上与相爷家的姑娘一锅端了,真的好么?”

    长孙雪见包扎好了,便去扶公主,公主却指着不远处的二娘说道。

    这倒真让李文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这他娘的叫啥事?

    老子在这宁轩阁里动也没动,怎么就把皇帝、宰相全招惹了呢?

    欲哭无泪呀!

    长孙雪更是懵逼了。

    她望了望李文,心思这爷到底是走哪门子的狗屎运?

    这华京四艳竟然悉数到齐了!

    还一个个的,想尽千方百计,自己送上门来的。

    真是桃花运,哎!我长孙雪也认了。

    但愿上天莫开玩笑,来个桃花劫!

    那就真是惨无人道了!

    可也没得办法,只能走一步算了步。

    于是长孙雪便去给二娘解绳索。

    长乐公主见支开了长孙雪,心里想着,这瓜娃子,哼!

    老娘不让你吃不完兜着走,那老娘就不姓李了。

    李文伸出手去,准备拉她起来,轻声说道:

    “起来吧,跟我回去,给你洗洗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会开玩笑,被你这一打,半条命都没有了,还能跟着你走回你那破山庄?”

    长乐公主用冷嘲的口吻说着,白了李文一眼,坐在地上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这可真让李文着急了,于是低头问道:

    “难道公主还指望我送你回宫?”

    “去!谁稀罕呢!”

    “那公主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你叫台马车来,抱我上车,然后全程你伺侯着本公主。

    直到这伤处理好了,我能见人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本公主心里高兴了,或许回去就跟父皇和母后撒撒娇。

    让你这里就少几个判死罪的。

    你若是让本公主这样去见人,毁我形象,哼哼!

    我会记得你一辈子的。”

    这都啥时候了,怎么还死要面子?

    李文这左哄右哄,可她就是不起来。

    公主离宫,不可能宫里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说不定李二或观音婢已经安排了卫队,正在来这里的路上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,李文心底跟明镜似的。

    若是一直僵在此处,让卫队抓个现形,那连说个假话、转个弯的可能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不得已,李文一招手,叫来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一个公主抱,抱起李丽质,往车厢内走。

    李丽质不自觉地用手臂勾着他的脖子,闭上了眼睛,闻着他的气息。

    心底无比的舒畅。

    他将她放下来,她却是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可她也不好直说什么,毕竟是有身份证的人嘛,哪能像王宁那样呢。

    虎着脸道:“坐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文还真就端端正正地坐着,闭上了眼睛,心里思考着接下来的场景,要如何应付。

    李丽质望着李文那样,竟然笑了。

    她左臂一伸,扯着李文的耳朵,猛的一下,将其头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用右手拍打着李文的脑袋和脸,训斥道:

    “我让你嚣张,我让你猖狂,我让你拿本公主不当个菜!”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还没骂上几句,那右手手臂上的伤口因动作过大,又裂开了,痛得她闭着眼睛咬着牙!

    “小祖宗,你手上有伤,要打我,能不能等伤好了以后再打!”

    李文急忙捂住她手上的伤口,着急地说着,眼光充满着对柔弱之人的怜爱。

    “滚!不要你管,少假惺惺的。”

    李丽质嘟着两个粉腮,负着气,冲她嚷嚷着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!你是小呀小祖宗,你别动,你说啥都对。”

    李文不敢松手,嘴里应付着,望着手上的鲜血。

    心思这要是不缝针,那怕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。

    可是要缝针,这种金枝玉叶,在没有麻药的时代,该如何处置?

    马车在前进着,李丽质嘴里骂着……

    左手也不闲着,不时这里擂一粉拳,那里给拧一紫淤。

    李文低着头,任由她打着捏着骂着。

    紧紧地捏着她的右臂,避免大量出血。

    马车跑得并不慢,可是这四五里地,却显得格外的远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庄上,福伯带着军医给众人治伤。

    李文吩咐道:“拔箭,刀要用火消毒,用凉茶水洗伤口后,再用酒精消毒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在想,在这没有抗生素的年代里,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。

    众人的伤都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