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恃靓行凶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4章 第 74 章 第(1/2)分页
    “你们打什么哑迷?”

    王宁终于忍不住了,一边给二人添着酒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呀,嫂嫂就不要管这个了。

    换作是我,要是有时间问这个,还不如进去放桶水。

    好好地泡个澡,努力努力,说不定来年还能摆个三朝酒。”

    阿飞嘻嘻哈哈地说着,望了望外边,幽幽地说道:

    “过不了多久,河道只怕会要结冰了,而要运进来的东西太多,这得尽快准备。”

    王宁红着脸,低着头道:

    “是吧?那我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文心思,自己做的这些事,本来风险也大。

    让王宁知道,不见得是好事。

    便点了点头,让她回避。

    王宁以为李文让她去放水,心跳瞬间提到一百八十。

    一脸桃红,点了点头,连招呼也没打,便朝里面跑去。

    惹得阿飞两手一拍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有多少纸,有多少橡胶?”

    李文没时间跟他闲扯,开门见山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几乎全部是纸,都是从江南调来的,上好的宣纸。”

    阿飞如实地说着。

    其实李文真正关心的,并不是纸,他要的是橡胶。

    可五年以前,才让人去西双版纳种橡胶树。

    他当然明白,在这大唐朝,种这种热带植物,能种活便算是烧高香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九十九粒种子,还能指望有多少产量呢?

    至于纸,原本是拿来掩护橡胶的。

    却不料歪打正着,在这个时候,反而起了大用。

    成了他对付世家的秘密武器,可不能随便让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神情凝重地对阿飞说:“你连夜赶过去,让船往回开一天,停在那里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阿飞不解地问道:“一天船程,已经很远了,有必要再往回开么?”

    李文淡淡地笑了笑,并不解说什么,只是低声说了句“辛苦了”,便送其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回到房中,王宁真还就放好一大桶水,在那等他。

    此时见李文走进来,她低着头,一咬嘴唇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文望着她像喝醉了似的样儿,兰息急而玉脸红,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可他却不想惹上麻烦,所以皱着眉头摇头,低声说:“辛苦了,你去睡吧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王宁愣了愣,有些不甘心,露出一付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微微抬头,飞快地瞟了李文一眼,又将头低了下去,伸出纤纤十指,过来帮李文宽衣,李文轻捏着她的手,温和地说道:

    “你回去睡吧,让我好好想想,交趾很大,该让你父亲往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王宁见李文拒绝了她,虽然心中有些失望,也不好强求。

    只好道了声“那你也早点睡吧”,快速退出门去。

    此际,泪水已如泉涌。

    步履如飞地奔跑回房,掩门而泣。

    李文泡着澡,将计划详尽地想了一次,才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而国内。

    前往长安赶考的生员,正源源不断地往长安赶。

    周边的生员,差不多有三百余人,并已经陆续入学。

    可是,手上都没有书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该学点什么,只听说这次要学一位侯爷新编的书。

    这情况岂有不被利用之理?

    世家们早已安排相关人员混入其中,鼓动生员们向朝庭进言。

    早朝时分。

    房玄龄的暖轿便被生员们围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房大人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是呀!皇上下诏让我们来,到底是要我们干嘛?”

    “这一不上课,二不说要学什么,这是怎么回事嘛?”

    “据说这是一位什么侯爷的主意,他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那侯爷这是要干嘛,难道是要我们来虚度光阴的?”

    “浪费他人的时间,这与谋杀何异?”

    “将那侯爷叫出来,让他给我们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什么玩意儿,让我们在这耗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百来人,你一言,我一语,顿时场面便失控。

    房玄龄从轿上慢步下来,借着微弱的火光环视一周。

    朝众人拱了拱手,面带微笑,耐心地说:

    “皇上有旨开恩科,自然是有安排的,可是现在赶考的人还没到齐,请大家稍安勿燥!”

    房玄龄话音刚落,底下便又炸开锅了。

    “房相真会扯淡!”

    “这淡扯得太有才了!”

    “当我们是傻子?不带这样欺负人的!”

    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