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恃靓行凶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6章 第 76 章 第(1/2)分页
    周末天气好,村里人不少,村里的马路边就有孩子和老人扎堆在一起嬉戏闲坐,周正开车路过,吸睛力极强。

    村里消息传播得特别快,全村人都知道,周正把那个漂亮惹眼又娇贵的女朋友娶回家了。

    当周正奶奶目光慈爱,一遍遍抚摸林霜的手,村里七大姑八大姨呼啦啦围上来,一个个和林霜聊家长里短,她脸上的营业性微笑就没收敛过。

    乡村不比城市,人与人的交往距离更近,家庭和宗族的氛围也更浓厚。

    她并非不擅长应对人群,只是不习惯应对亲近关系和身份。

    冲动领证的原因就在于此,但凡她跟周正事先多见几次亲戚朋友,就绝对不可能把“结婚”两字搬出来。

    村里风俗多,礼节也多,来慰问探望新媳妇的人不少,屋里坐了不少人,跟周正奶奶和二婶聊着结婚那些筹备,要合八字,要进祠堂,要请长辈祭祖,见亲家,准备喜茶喜饼

    周正很敏锐,挡在林霜面前应付邻里,一来怕她不习惯这种氛围,二来怕她被问得嫌烦,有他撑场子,应酬也不是难事,林霜跟着他随声附和就行。

    坐了会,周正起身去找东西:“我带霜霜去看看爸妈。”

    村里有墓园,在后山的半山腰上,他捻了香烛,领着林霜出门,权当踏青出游。

    初春的太阳懒洋洋的,山里绿意盎然,林霜跟着周正爬山:“有多远?”

    “不算远。”

    他走在前头替她开路,时不时回头摘个叶子给她尝,林霜问他:“什么叶子?能吃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但可以吃,我小时候经常吃。”他回头,“需要我背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起来有那么菜吗?”她牵着长裙,头上晒得冒汗,“墓园为什么在这么偏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跟风水有关系。”他拨开眼前的荆条,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白色的小矮墙圈出了一块荒地,黑色油漆在墙上写了“墓园”两个大字,走进去,里头横竖列着几排墓碑。

    周正父母那一座墓是合葬,年代久远,墓碑都模糊了不少,四周荒草丛生,厚厚的覆在墓上,虽然有除草的痕迹,奈何不了植物顽强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周正点了线香和蜡烛,分了一支给林霜,两人分别上了香,在碑前站了会。

    他牵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林霜往他身边靠了靠,挨着他的肩膀,偏首望了他一眼,他也静静看着她。

    阳光绵软,墓园荒芜,这一瞬连风声都没有,世间空荡荡的,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等线香熄灭,周正把墓碑附近的杂草除去,两人手牵着手出了墓园。

    周正换了一条更平坦的山道,带着她翻过一个个小山坡,初春的草木疯长,绿意已经弥漫山野,两人随意聊着天,聊着过去和现在的林林总总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同于衣香鬓影的晚宴上,用高贵的外语单词和专业术语聊时尚潮流和政治金融,也不同于灯红酒绿间,饮食男女故作暧昧的聊骚和桃色新闻。

    是一种沉浸到骨子里,踏踏实实的,却又虚得抓不住说不出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两人走在空无一人的旷野里,低矮的杂草和红白黄蓝不起眼的小野花拂过她的裙摆,林霜牵着裙子往前小跑,挥手:“给我拍个照啊。”

    周正蹲下来,把她印进相机里,灿烂的阳光,湛蓝的天,洁白的云,甜美无暇的笑脸。

    他也走过去,走到她身边,把她搂进自己怀里,用外衣裹起来,她像只茧一样包在他衣服里,咯咯笑弯了腰,他心驰神荡,在她娇靥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霜霜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有你真好。”他搂紧她。

    她眼里带着柔柔的光。

    天空阔邈,微风轻拂,两人在旷野里缠绵接吻,温柔轻啄。

    周正没有在村里久呆,明天学校还有考试,林霜也跟着一道回去,周正奶奶格外不舍得,牵着林霜的手,嘱咐她下次再跟周正一起回来。

    林霜捏捏手上的戒指,笑盈盈说好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林霜隔三差五拉着苗彩去家居市场,苗彩问她:“你结婚呢?婚期定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“先把婚纱照拍了,还要提前定酒店,找婚庆公司这些。”

    苗彩是过来人,指点起来头头是道,从头到尾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林霜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旁人劝的多,但她和周正没有正儿八经商量过婚礼的事情,一来临着高考冲刺阶段,周正近来格外的忙,二来,两人还有新房要收拾,最近一门心思都扑在这上头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过婚礼这件事。

    周正忙上课,林霜忙着布置新家,林海八月初出狱,两人打算暑假搬进新家,把现在同居用的这一套家具送到周正老家,正好把房子完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