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恃靓行凶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2章 番外一 第(1/2)分页
    秋天, 林霜扁桃体发炎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吃麻辣火锅吃多了——周正的公开课拿了省奖,她自己缝的衣服被朋友夸奖,张凡和谢晓梦见家长请客庆祝, 陪家人聚餐, 这么连着吃下来, 某一天起床, 嗓子已经肿痛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身上不舒服, 林霜难受得烦躁不堪,周正去药店给她买了消炎药和润喉糖,每天早晚一碗清肺降火汤,又给她熬清凉中药。

    哪想这病一直没见好转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周正无意逮到她躲在厨房抽烟。

    扁桃体发炎期间抽烟,那种的灼烧的痛苦林霜一根烟抽得苦大仇深, 但她又有那么点烟瘾, 不说多,每天至少两三根,这阵子身上越难受, 她的手就越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周正的脸色难看极了, 身姿凛然,皱着眉,目光冷冷, 喝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副教导主任逮到偷摸干坏事的不良少女既视感。

    她看他那副模样, 不知怎的有点心虚,舔舔自己干燥的唇,摸着腥甜的喉咙,沙哑着小声说话:“今天第一根,我才抽了两口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嗓子一直好不了?发炎多久了。”他眉心夹成川字, 头一回严厉,“医生怎么强调的?不能抽烟,尼古丁刺激扁桃体,充血加重引发炎症,你嗓子还要不要了?不疼了?”

    “要!”她愁眉苦脸,“疼!”

    顶着这么漂亮一张脸,她真不想有一副嘶哑公鸭嗓。

    “趁这个时候,把烟戒了吧。”周正夺下她手中的烟,摁灭,“肺癌发病率80%由抽烟引起,尼古丁加速衰老和血液凝固,现在你忍不住,以后烟瘾越来越大,对身体伤害也越大。”

    他一锤定音:“戒了。”

    林霜想反驳,但是捂着干灼的嗓子反驳不出来,周正脸色太差,看起来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,她含忧带怨,干巴巴的:“哦。”

    周正言出必行,收缴了她的烟盒和打火机,把家里的烟灰缸也没收了。

    烟怎么戒,周正做过功课,买回了几大包润喉糖,买了些磨牙小零食。

    重点是,别让她嘴巴停下来。

    头几天还好,林霜喉咙实在痛,她该吃药吃药,该喝汤喝汤,咯嘣咯嘣嚼着糖,勤喝水吃水果,秉着性子忍着。

    等到嗓子没那么疼,舒服了些,林霜的烟瘾一上来,就有些忍耐不住,她把润喉糖换成了棒棒糖,想抽的时候叼一根在嘴里,实在忍不住吧嗒两下嘴,吸两口,捏着棒棒糖吐了气。

    林霜抓耳挠腮的忍着。

    糖吃多了,最后嘴里黏糊糊发疼,舌尖都是苦的,她心情又烦。

    多找点事情做,分散下精力,这烟瘾忍忍也就算了,等到夜里躺在床上,已经忍了一整天了,忍无可忍,她玩着手机,垂头丧气没精神。

    周正靠在床上看书,安慰似的,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她。

    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,林霜开始烦躁咬人,咬周正挡在她面前那只碍事的胳膊,咬这个罪魁祸首,在他胳膊上留下一个个并排的牙印。

    磨牙似的,说疼也不是太疼,周正目光还留恋在书上,却挑起眉,眼尾睃她。

    林霜瞪他,看他来气,松了牙关,扑过去咬他的脸。

    他微微噘起唇迎接她。

    最后四瓣唇贴合在一起,他搂着她,男人的唇瓣软软的、清凉的、湿润润、滑溜溜的——她嘴里还泛着酸苦味,尝到他嘴里的味道,下意识吸了吸。

    感觉很好,凉凉的清爽的,还挺舒服。

    这个吻最后沉沦为甜甜蜜蜜的床上运动。

    林霜懒懒散散回味着这个吻,心满意足的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起床,她心头又冒出抽烟的念头,抓着出门的周正来了个法式深吻,心跳慢下来后,林霜神清气爽,进入贤者模式,把周正推出家门。

    “你上班快迟到了,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周正有点懵,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后头恰好是周末,两人都在家,她在工作室裁衣服,他在书房工作,林霜想起点什么,试验似的,按着周正时不时啃两下,把周正亲得面红耳赤,自己咂咂嘴,潇洒转身。

    晚上他先睡,她躺在他怀里玩手机,半梦半醒之间,有舌头搅进来,嘬吸他的舌尖,等他醒过来,想要配合她的动作,林霜轻快的呼出一口气,一副事后烟毕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你乖乖睡吧。”林霜揉他毛绒绒脑袋。

    半夜林霜又来了这么一出,迷迷糊糊过来吻他,在他唇上嘬了一口,又迷迷糊糊睡过去。

    彻底清醒过来的周正,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感情她把他当成了戒烟工具?

    “挺好的,这种方式安全、无副作用,还能增加夫妻感情。”林霜轻快捏着他的下巴,意犹未尽,“周老师的唇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那阵子,只要林霜烟瘾犯上来,抓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