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恃靓行凶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69章 第 69 章 第(1/2)分页
    “嗯!呀!痛……”

    李丽质脸上大汗如流,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悲叫声。

    二娘、长孙雪和王宁,三人按着她的手脚。

    医生用刀剪掉衣服,用茶水洗着,然后用酒精消毒,再来缝针。

    李文一手轻搂其肩,闭着眼睛忍受着从她牙齿间传来的疼痛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是哪个宝宝心里苦!

    魏征站在门外看着这一切,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望着长乐公主在李文怀里昏了过去,他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去跟那些受伤的士兵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等侍皇上的到来。

    李世民真来了,带着他的小卫队。

    他离村口五里便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细思着这样怎么办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魏征告诉他,长乐公主带着侍卫闯宁轩村时。

    他的那心尖尖,他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这不给他闯出点祸来,那就不叫长乐公主。

    宁轩村却自己封的禁地。

    亲情与律法之间的选择!

    他就意识到,这注定了是个收不了场的局。

    探骑不停地向他报告着前方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长乐公主受伤,侍卫队长让李文下令杀了。

    他愤然大怒!

    天子之怒,血流千里!

    就在他要下令,去拿李文问罪之时。

    房玄龄骑着一匹破马赶来了!

    望着李世民那两目含火的样子,房玄龄笑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正要问他笑什么,可又有马蹄声又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骑着一匹退役了的军马,匆忙也来了!

    他跳下马来,望着李世民怒发冲冠的样子,他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,朕的公主受辱,你们笑啥子?”

    李世民强忍怒火,冲二人嚷嚷着道。

    “恭喜吾皇,东床快婿到手!”

    二人一本正经地朝李世民行着大礼,一齐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叫人话么?”

    李世民怒极反笑。

    “长乐公主,不过是想借这事见见宁轩小爷,吾皇睿智,岂能看不穿这事?”

    房玄龄拱手说着,笑望着李世民。

    “好极致的登场,这得让李文几辈子也忘不了哦。公主就是公主,手笔之大,智谋之高,非是我家长孙雪可望其项背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由衷地赞叹着,上前去扶李世民下马。

    李世民被二人这一番话说得龙颜大悦,跳下马来,大笑道:

    “二位真是人才呀,人才!

    这一只青蛙死了,四脚朝天了。

    可经二位大人这么一说,还真在那里拉尿,硬是活过来了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打着哈哈,房玄龄长叹道:“哎!女大不中留呀,我家二娘不也去凑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三人朝前走着,没走多远,便有魏征安排的使者来报。

    李世民接过便条一看,顿时两行老泪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臣又问其因,李世民将纸条对二人一塞。

    就着火把,房玄龄和长孙无忌老眼几搓,细细看来。

    房玄龄拱手作长揖道:

    “恭喜皇上,贺喜皇上!”

    “公主流了那么多血,受了那么多痛,何喜之有?”

    李世民拂袖便走,走几步又忍不住回头骂道:

    “去京后,你二人给朕自己下大牢,向大理寺交代,收了他宁轩侯多少好处!”

    “收好处?”

    二人一对眼,苦笑不已!

    “没收好处,这处处为他小子说话?你们去跟满朝文武讲讲看,看谁信你!”

    李世民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家妹子受伤,皇上是否会让他咬着手臂疗伤呢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打着哈哈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着。

    三人朝前走着,谁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李世民突然间停下脚来,问二人道:

    “让皇后咬着手臂,朕是真做不到。让夫人咬手臂,你们做得到么?”

    房玄龄嘿嘿地笑道: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我们圣明的皇上,那是一定知道这是多么难得之人了。

    能不能贺,该不该赏,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,这喝喜酒之日怕是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!

    罪是朕的公主和小郎受了,赏却是你俩个糟老头来讨,这也是道理?

    没赏你们三十大板已经不错了!

    说说吧,一会进庄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世民望着远处黑乎乎的青山,又望了望二人道:

    “可怜天下父母心!

    不容易呀,朕忙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