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丑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无度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0607章 第(1/2)分页
    听到谭氏的询问,老杨头也诧异的看向康小子。www.rumowenxue.com

    “对啊,今个是初一,镇上赶大集的日子,今天生意肯定好。你咋没去?”老汉也问。

    康小子将蛋花面条端到老杨头跟前,边解释了自己今天留在家中的缘由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因为刘金钏的胎相这两天有点不太好,腰酸,背疼,还有点见红。

    大夫让最好卧床养两天,毕竟当初怀孕之初,刘金钏可是在村口池塘的水里浸泡过好一阵的,身体元气受损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怀个身孕咋这么娇气!我们那会子连年的生娃,跟母鸡下蛋似的,也没见着这样!”谭氏嘴里咕哝着,显然对于孙儿媳妇在家卧床,耽误孙儿开张赚钱这事颇有微词。

    康小子听到了,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了下,但他并没有急着开口去辩驳。

    身为老杨家的孙子,又是从小在这后院西屋里长大的,跟住在东屋里的谭氏住门对门。

    对于谭氏的脾性,康小子那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假装没听到,不要去搭理,也不要旗帜鲜明的维护金钏而去跟老太太辩驳,选择无视,这才是最明智的做法。

    你若是强行去怎么样,不仅不能解释成功,反倒还会激怒老太太,认为你这是在盲目的疼媳妇儿,是个媳妇儿奴。

    反倒给金钏拉了一波仇恨,太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康小子沉默着,又僵第二碗蛋花面条送给谭氏,“爷,奶,你们慢慢吃,我就先过去了,晌午再来!”

    撂下这话,康小子飞一般逃离了东屋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跑这么快做啥?我吃的是面条,又不是要吃他,真是的!”谭氏嘴里嘟嘟囔囔着,坐下来,一脸不高兴的拿起了筷子。

    坐在她对面的老杨头已经用筷子挑起了面条在边吹边吃。

    听到谭氏的嘟囔,老杨头只是笑。

    “你都开始数落孙媳妇了,孙子咋可能乐意坐下来听你唠叨?”老汉道。

    谭氏不服气的说:“我那是为他好,一天不出摊,我心疼他往里搭钱……”

    老杨头:“伱是好意,这我懂,可这好意的好话却不一定让他乐意听。”

    “良药苦口利于病,忠言逆耳利于行,我这好话他咋就不乐意听呢?”谭氏反问,她用筷子指着屋门口,“外面人拿钱来换我说,我都不说的,还不就看他是我大孙子,我才说的!”

    老杨头点点头,“对对,你说的都对,吃饭,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是吃面,不是吃饭!”谭氏用力纠正。

    老杨头愣了下,再次点头如捣蒜:“对对,是我口误,吃面吃面!”

    谭氏这才埋下头不说话,开始吃起面来。

    老杨头也沉默进食。

    其实有些话老汉都埋在舌头底下的。

    譬如说,康小子今天在家里歇一天,其实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买卖嘛,天天都可以去做的,而金钏的胎相却不能马虎,那可是关乎到一個孩子的命。

    关乎到四房的人丁兴旺,开枝散叶,关乎到四房的精气神和一房的气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烧晌午饭的时候,刘氏站在四房门口左等右等,踮着脚,眼睛朝着清水镇过来的方向一个劲儿的张望。

    老四不是说这李家哥仨晌午之前必定会回来,而且还会打从这边经过嘛,这都快要饭点了,咋还不回来呢?

    就在刘氏左等右等的当口,有一个头上戴着遮阳麦草帽的人从远处过来,走到了刘氏的跟前。

    那人把麦草帽往上抬了抬,露出麦草帽底下那张年轻稚嫩,甚至还带着稚气的脸。

    “杨家四婶,这是早上杨四叔给捎带的两包耗子药!”

    刘氏这才发现站在面前的人不是别人,竟是李老三。

    再看李老三身前身后,没有李老大和李老二。

    怪了,难怪她方才没看到李老三过来,原来是因为她把注意力都锁在那些三人同行的身影上,对于路上那些一个,两个陆续经过的人影,刘氏根本就没仔细去打量。

    哪怕目光从对方的身上扫过,她也不走心的,就那么一扫而过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看到李老三猝不及防的站在自己面前,刘氏竟然生出一种被人戏弄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咋就你一个?你大哥和你二哥呐?”刘氏紧急追问,目光在路面上那些一个两个的行人身上扫视,试图揪出另外两条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然而,看了一圈下来,看了个空,根本就没瞅见李老大和李老二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四婶甭找到了,我大哥和二哥还留在镇上没回来呢!”李老三一眼看穿刘氏的意图,心里憋着笑,嘴上却若无其事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?他们咋不跟你一块儿回来?”刘氏追问。

    先前的那股子火气,这会子稍稍削弱了一点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