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修仙:养成异形那些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七十章 第(1/2)分页
    纪澜出现在寿宴之中,可谓引发了一股轩然大波。www.chuangshige.com

    这位可是纪氏如今真正的实权人物。别看名义上的本家是大爷掌权,但心里都明镜一样,那位长年累月地把自己关在藏书阁里,要不然就是和一群门客清谈的老大能定什么用?二爷不在的时候甚至大多数还是老太太拿主意……

    与之相比,纪澜可谓是纪氏族中的麒麟儿,自小便展现出了卓绝的修道天赋,为人又有胆略,早早地就被内定为本家送入朝中的人选,以此来保障家族在齐国的地位。

    而纪澜亦是不负众望,年关时更是奉密诏讨贼,虽然后面韩氏余孽反复,屡禁不止,但终究是确立了纪氏在这一朝、乃至两朝之内的稳固地位。

    大哥喜他,减轻了自己的负担;齐皇喜他,引以为自己的左膀右臂;子侄喜他,将之作为自己的榜样——至少大多如此……

    其余人也大多对他既敬且畏。

    未有两位对他可以说是十分的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老三,这外面,怎么这么吵啊?睡谁来了?”原本脸上带着慈祥笑容的纪氏老祖宗忽然板起了脸,扭头问自己的三闺女。

    “回娘的话,是那个没良心的回来了。”三女儿冷冷地哼了一声,下一刻,在外面的张禄等人便听见上面传来了沉闷如雷的传声。

    “纪澜,滚上来!”

    张禄看到这位军爷的脸上肉眼可见地出现了一抹转瞬即逝的尴尬。

    这位在外面叱咤风云的大人物,面对自己的生母跟亲妹子,到底还是要吃些瘪的。却又无法,只得示意侄儿纪染跟上,硬着头皮上去给母亲祝寿。

    这是多少年了,五年?纪澜记不太清楚,但这个“家”,自己大概确乎是很久没有回来过了。

    在君前伴驾,危险远胜于虎。他身为朝廷重臣,又掌军权,身后便是世家门阀,如何能频繁往返于两地之间?若不是这次大寿,乃是齐皇亲自下旨准他探亲,终究也是回不得的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我过寿啊,”纪母低垂着眼帘,“你婆娘呢?没和你一起回来?”

    “她,尚有公干……”纪澜小心翼翼地回道,却被老娘当场打断。

    “公干公干,我还且有一二百年的活头呐!还没老糊涂!她一个诰命,领个总兵的虚衔,你爹活着的时候,我不是也一样?当我没干过,她能有什么公干!”

    纪澜陪着笑脸,娘亲赋闲在家含饴弄孙多少年月,他可是真忘了。

    但家眷在京,这也有作质的意思。虽然也依着惯例,将榭儿过继给大哥得以留在祖宅,但他们夫妇和梧儿到底还是被“绑”在了京中,轻易走脱不得。

    更别说妻子还是……唉。

    虽说位极人臣,但到底还是久居人下,修士们所孜孜以求的小大自在,对他而言可以说是远而又远了。

    但话也不能这么讲——财侣法地,又是多少散修拼尽了性命也只能摸到个边边角角的泡影梦幻,于他也不过是唾手可得之物,甚至弃之如敝屣。

    眼见着老娘拿出了姿态,闭着眼不愿意再理他,纪澜只得讪讪地走到一旁,挨着自己的小妹坐下。

    “哟,国公爷,”纪母的三女更绝一些,当即起身走了开去,“您这等大官儿,民女可不敢挨着你,告退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一旁当大哥的险些没笑出声来,连忙整了整衣服,从广袖中摸出一本不知什么典籍来,一本正经地看着。

    “娘亲寿宴,谁许你就看书了。”纪澜一把抓过,沉声教训——这家里也就惟有大哥他还能说道说道了。

    而后便是纪染上前祝寿——虽然他身畔依然寒意袭人,但在座的各位都有修为在身,区区一点阴冷之意不足挂齿。

    纪氏老祖宗对于孙辈倒是和蔼非常——或者说就唯独故意冷落纪澜一人而已——将纪染唤到跟前来,一阵嘘寒问暖不提。

    而后便是城中及附近的名士官绅之流,张禄见到岳紫荆紫荆先生也在其内,他和纪氏老祖宗的医患关系倒是融洽,可惜他师弟张禄却是没有见到。

    末了才是这些下人祝寿。张禄随着竹言上前,倒是别有优待,直接免去了他的大礼。

    “你叫张禄?”纪母眉眼含笑,“张禄,张月鹿。张宿多吉,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初刚来,便救下了秋香这丫头,后面又在夜市演了一出好剧目,更有献上溟水丹之功。小伙子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你是大陵七行伍出身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张禄连忙拱手。

    该不会是让这位纪二爷给我带去京师吧,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齐国军中也不是什么好去处,真要是如此,少不得要当一回逃兵了……

    “老二!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老祖宗看着纪澜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,顿时气不打一出来,扬声喝道。

    张禄顿时感到自己被某种强大的力量给